不安分才是真正的稳定,稳定本来就不属于任何人

 cuiyunlong   2019-02-15 23:10   467 人阅读  0 条评论
广告

你猜猜,一个人从普通人奋斗到数亿身家,什么时候最不开心?

答案竟然是:我公司终于成功上市了的时候。

不久前,圈内好友来广州搞了个活动,邀请了她的投资人到现场分享。这个投资人就是“教育板块第一妖股”全通教育的前CEO,汪凌。她毫不避讳地谈及了自己曾经的抑郁症。

从大学毕业那一刻起,这个铁娘子就果断地立下了“绝不进体制”的决心。找了一家小公司当起了总经理助理。很快,她被全通教育的老板相中,成为核心团队成员之一。

在十年开拓业务的过程中,她每天都高强度工作。熬夜、加班、出差、没周末都是家常便饭。和每个咬牙坚持的普通人一样,她的动力就是:等公司上市了,自己就可以无忧无虑地读书、休闲、陪老公。

最终,她拿到867万的原始股权,每股上市价格30元,全通教育还一度成为“教育板块妖股”蹿升到460多块钱。可以说,只跳过一次槽就找到了一家公司,一直做到财务自由,这样的人生是万中无一,妥妥的人生赢家。

然而,当公司越来越大,每一件事的决策都推进得特别慢,每一个部门之间的协调都特别困难。她越来越感觉,这种安稳、重复和舒适会把自己的能力磨死。在担忧和不安中,她渐渐得了抑郁症,最后不得不去医院找心理医生。

直到后来,选择离职,自己做投资人,找到更广阔的发挥天地,才重新变得神采奕奕。

我感慨,对于天生不甘懒散的人,舒适不是一种供养,而是一种折磨。

原来,对于能走到财务自由的人来说,自由并不是安稳,而是生活中始终有一个一睁眼就为之燃爆的支点。

混日子的感觉,很恐慌!

我认真地听着她分享这段戏剧性的经历,想起自己的故事。

我之前也在某大公司待过,福利真的超级好,时薪也是相当高。毕竟每天泡茶聊天上上网,在和别的部门的扯皮邮件折腾中,就可以轻轻松松度过一天。然而,创造了什么价值?自己有什么进步?一个字也说不上来。

每天的工作要点就是:不要犯错。如果非要再说一个,就是:明知道是对的也别说,因为不要得罪人。

在这样一种环境下,我突然觉得人生毫无奔头。每天清晨睁开眼睛,脑子里面空空荡荡,只有无尽头的回邮件、批OA和中午吃什么。大公司的稳定,和体制内的安全是一样的感觉。

我渐渐在重复的工作中,失去了对外界的敏感度——没时间思考,没空间创造,甚至渐渐被同化成一个只知道偷懒、请假和谈八卦的那种,我曾经一度最讨厌的人。

虽然不怎么加班,整颗心却累得筋疲力尽。有时候深夜刷完剧,想想自己又荒废了一天,会有一种很梦幻的恐慌。我不知道,这种状态再持续下去,我会不会变成一个废柴?我的时间耗在这样的一个看似安稳的大平台,到35岁以后被淘汰,还有什么还手之力?

思考了很长时间,我决定离开那个人人艳羡的大公司。一路打拼了好几年,做到了一家中型企业的CFO。这一步转身,迈得并不舒坦。我的任何一个不成熟的决定,都有可能连累同伴,甚至让自己没顶。幸而,在一个更复杂也更艰难的天地里,我见识了更多高格局的人,看见了更大的世界。

最近我又遇到了那个大公司的老同事,她说领导已经混日子到完全不理事的地步了,她这几年来的状态,可以说是原地踏步。要不是为了照顾孩子,早就走了。

我劝她,如果你的心并不安分,照顾孩子就不再是一个理由,那完全可以通过外聘保姆等方式解决的。

一个人一生应该至少有一次,为了自己那点羞于启齿的梦想,做一个冒风险的决定。

我们为什么不能贪恋稳定的状态?因为,世界本身就是极度不稳定的。互联网时代,科技进化的速度,已经远远突破了老一代人的想象。

7年前,我还拿着一部爱立信手机,嘲笑着Iphone哪有多好用。甚至跟身边的朋友夸下海口:我是无论如何也不会去买智能手机的。到了今天,被生活啪啪打脸,我真的为自己这种幼稚的眼光感到羞愧。

春节开工的时候,跟两个医疗界创业的朋友聊天。他们告诉我:现在“细胞3D打印”的技术已经可以把人体器官打印出来,这些器官以后都可以通过医疗手段替换;甚至人的脑部可以植入芯片,只要在脑子里想一个词,芯片直接就好像百度那样给你搜索一个答案。这真是以前完全连想都想不到的世界,人的寿命可以不断延长,科技的极限在不断打开。

上个月我参加了一个讲师课程。他提及,现在很多大咖讲师的声音,已经不一定是那个大咖本身。语音模仿技术,也就是一种人工智能技术,已经可以实现在采样一个人的朗读片段之后,自动把一段预先输入的文稿变成那个人的声音输出,出来的结果基本上90%相似,普通人根本听不出区别。

当我还很诧异地听着这个新奇的技术时,又补了一刀:这个技术现在都很成熟了,你们难道还不知道吗?

我突然感觉到一种莫名的不安。机器替代人这个趋势是明摆着不可逆的,人的能力在变化面前,只会显得越来越渺小。

你可以安于现状,止步不前。但时代真的永远不会等你。当“稳定”毁掉你的时候,还真的不会跟你说一声抱歉。

不久前,我在马路边打车,赶时间要去参加一个会议。司机听说要去一个比较远的地方,竟然要求不打表,一段只需要60块车费的路程喊价120块。

要是在打车软件诞生之前,赶时间的情况下,面对这种强势的加价我只能委屈接受。但是现在,我帅气扭头就走了。因为用打车软件,只要多给几块钱调度费,一定能喊到出租车。

在互联网时代,一切价格都是透明的。不但商品价格无法隐瞒,人力价格、服务价格都完全可以标准化,甚至连加价的机制都是透明的。你说这时候,一个不够优质的,不能和时代同步的,能力始终维持在平庸的人,他的人力价格有什么可能会提高?当更年轻、更肯学、还更便宜的小鲜肉出现的时候,一个有选择余地的单位,凭什么要挑选你?

人生的压力,永远是避无可避。稳定本来就不属于任何人。

中国移动的短信业务,以前可以说是称王称霸,但在微信占领天下的今天呢?

在短视频领域,“快手”已经是很了不起的App,但在“抖音”横空出世的今天呢?

电商还没垂直细分时,淘宝简直一统天下,但在消费升级、朋友圈也能卖货的今天呢?

所谓变化的残酷在于:你短暂的成功还没来得及庆祝,那个你一度看不起的对手,已经轻巧地越过了你。

我的好朋友作者“清风徐来”曾经说过一个有趣的“成功概率论”:如果一件事的成功率是1%,意味着失败率是99%。反复尝试100次,失败率就是99%的100次方,约等于37%,最后我们的成功率应该是100%减去37%,即63%。

一件事倘若反复尝试,它的成功率可以由1%奇迹般地上升到不可思议的63%。是的,只有不安分的100次尝试,100次升华,100次复盘,才有可能获得更稳定的63%赢面。剩下的37%,依然需要挣扎着、折腾着去战胜。

这也许才是这个时代关于“稳定”最妥帖的定义:你不安分的人生状态,才有更自由的话语权。

(来源:微信公众号“阿何有话说”;文/维小维)

本文地址:https://www.tiexie.ren/index.php/post/2366.html
版权声明:本文为原创文章,版权归 cuiyunlong 所有,欢迎分享本文,转载请保留出处!
广告

评论已关闭!